財政資金存放銀行實現全過程公開透明

    專家普遍認為,《指導意見》綜合考慮了資金存放過程中種種“利益輸送”和“暗箱操作”的空間,通過引入競爭性選擇機制、集體決策機制和結果公示制度,構建制約和監督權力運行的制度籠子,有利于實現財政資金安全性和收益性的統一,有利于營造政府部門和銀行間“風清氣正”的大環境。
    如同一個家庭、一個企業因收入和支出進度不完全同步,要在銀行存款一樣,財政部門和預算單位也往往有一定的暫時閑置資金存放在銀行,這就面臨著如何選擇資金存放銀行的問題。針對目前有的地方和部門存在的資金存放銀行選擇不夠透明、管理機制不夠規范、選擇方法不夠科學,以及可能存在的廉政風險甚至利益輸送等問題,近日,經國務院批準,財政部發布了《財政部關于進一步加強財政部門和預算單位資金存放管理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
    專家普遍認為,《指導意見》重點規范財政部門和預算單位資金存放銀行的選擇機制和對資金存放銀行的管理約束機制問題,通過引入競爭性選擇方式、集體決策方式和結果公示制度,使得財政部門和預算單位資金存放管理更加公開透明、進一步向規范化邁進,對于減少資金存放廉政風險、提高財政管理水平有著重要意義。
瞄準資金存放管理三大問題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白景明在接受采訪時說,自2001年我國開始實施財政國庫管理制度改革以來,伴隨著部門預算制度和國庫集中收付制度的建立,財政資金由以前的分散持有改變為財政部門統一集中管理,除法律另有規定外,都存儲在國庫。財政部門通過招標選擇代理銀行,財政資金通過財政和預算單位在代理銀行開設的零余額賬戶支付給最終收款人,當日再與國庫清算。而零余額賬戶相當于銀行信用卡的貸記賬戶,并不存放資金。
    目前,財政部門在商業銀行開設賬戶存放的資金主要是按照法律和國務院規定納入財政專戶管理的資金,包括社會保險基金、國際金融組織和外國政府貸款贈款資金等。預算單位在商業銀行開設賬戶存放的大部分是事業收入、經營收入等非財政補助收入資金。
    “財政部門和預算單位在商業銀行存放的資金有的數額較大,而且來源穩定,對于商業銀行而言是優質的存款資源,容易成為商業銀行拉儲爭奪對象。”白景明指出,雖然財政部對財政專戶和預算單位資金存放的銀行選擇上有明確要求,但隨著形勢和情況的不斷變化,也面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白景明將問題歸納為三個方面:第一,有的單位公款存放在哪個銀行、如何選擇決策不夠透明,容易帶來利益輸送問題。第二,有的單位資金存放管理機制還不完善和規范,對銀行的管理和約束也不夠。第三,有的單位在選擇銀行時,沒有綜合考慮安全性、流動性和收益性相統一的原則,往往以誰給的利率高作為主要因素,不利于資金存放安全。白景明表示,為了有針對性地解決這些問題,《指導意見》提出,在選擇銀行時引入競爭性選擇機制、集體決策機制,采用綜合評分法,并將結果進行公告等多項細化要求。
銀行選擇方式更加規范透明

    《指導意見》明確提出,除國家政策已明確存放銀行和涉密等有特殊存放管理要求的資金外,財政部門和預算單位應當按照規定采取競爭性方式或集體決策方式選擇資金存放銀行。
    中央財經大學財政稅務學院副院長肖鵬認為,采取競爭性方式選擇銀行,對于政府部門而言,可以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綜合考慮資金存放銀行的經營狀況、服務水平和利率水平等因素,實現財政資金安全性和收益性的平衡。
    白景明表示,采取競爭性的選擇方式是遵循市場經濟原則,用市場來配置資源,實現公平競爭,對于銀行來說更加公平,同時也對其形成一種約束,讓銀行以優質的服務來獲得機會,同時加強資金管理,管好這筆錢。
    “不僅如此,公平競爭可以讓銀行機構將主要精力放在內功提升上,拼服務水平和經營管理水平,而不是總將心思放在跑關系,以各種手段拉財政存款和預算單位存款到本銀行來。”肖鵬說。
    無論是采取競爭性方式還是集體決策方式,《指導意見》都要求將結果進行公告。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說,消除腐敗最好的方法是公開透明,公示制度讓利益輸送、內幕交易的空間小了,降低了廉政風險。此外,《指導意見》還對集體決策的操作細節提出了具體要求,如備選銀行要不少于3家,實行利益回避制度等,比以前更加規范。
    《指導意見》還特別對社會保險基金等大額財政專戶資金、預算單位銀行結算賬戶內余額較大的非財政補助收入資金存放銀行選擇管理作出規定,這兩類資金可以轉出開戶銀行進行定期存款,但必須采取競爭性方式選擇定期存款銀行。肖鵬解讀說,允許這兩類賬戶余額轉出開戶銀行進行定期存款,是提高財政存量資金、預算單位存量資金存放透明度的積極探索,可以進一步增加收益,還能夠進一步壓縮大額資金賬戶開設中存在的“利益輸送”的空間。
加強對資金存放銀行管理約束

    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要加強對資金存放銀行的管理與約束,當資金存放銀行出現重大安全風險事件或經營狀況惡化影響資金存放安全的,要及時收回資金。同時,要求銀行出具廉政承諾書,按照監管要求完善績效考核機制,規范吸存行為等。
    “加強對存放銀行管理與約束,實際上是為資金安全上了兩道閘門,形成‘雙保險’。”白景明說,第一道閘門是在選擇銀行時采取公開透明的競爭性方式選擇;第二道閘門是確定資金存放銀行后,對銀行管理資金實施動態監督。
    白景明表示,經過競爭性方式選擇資金存放銀行之后,財政部門和預算單位不能放手不管,不能等出了資金風險問題再來追溯銀行的責任,要通過對資金的動態監督,提早發現問題,有所行動,保障資金安全。實際上就是督促銀行按照當初的承諾來辦事,形成一種外部壓力。出具廉政承諾書,也是給資金存放銀行的一種警示,廉政風險是重點關注的問題,銀行必須在這方面遵守規則,不能搞利益輸送,這也是針對過去存在的一些問題提出來的。規定銀行應按照監管要求,進一步規范存款經營行為,完善績效考核機制,從而杜絕銀行將公款攬儲與銀行員工高額獎勵掛鉤,將從根本上減少銀行攬儲利益輸送的動力。
    專家普遍認為,《指導意見》綜合考慮了資金存放過程中種種“利益輸送”和“暗箱操作”的空間,通過引入競爭性選擇機制、集體決策機制和結果公示制度,構建制約和監督權力運行的制度籠子,有利于實現財政資金安全性和收益性的統一,有利于營造政府部門和銀行間“風清氣正”的大環境。
 
財政部 

2017年4月14日

60年代法师学什么专业赚钱